關於部落格
  • 3870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(方儉)


這是一張嵌在核四一號機圍阻體牆上的寶特瓶

相片:原來核四廠工人是這樣興建核電廠,如此草率行事的核電廠還有何安全可言?工程人員把核安當玩笑,政府把人命當兒戲,如果我們還不懂捍衛自己的生命財產安全,那我們也是核災的劊子手。  <轉貼分享@方儉> 剛才蘋果日報論壇告訴我,這張寶特瓶照片的故事今天會刊出。這是在核四廠反應器廠房的結構剪力牆上出現一支神密的保特瓶。 希望明天江宜樺院長好好看一看,說明一下。 我說他是「溜鳥院長」,一點也沒錯,因為台灣的核電廠在興建時,從核一到核四,都沒有廁所,所以工地工人都得溜鳥尿尿,或是大條… 我也想問林宗堯,一直說核一、二、三廠多好好好,他在工地尿急時,如何解決?也溜鳥嗎? 在核電廠中溜鳥,是台灣核電廠的傳統,因為「核電真的很安全」。  相關新聞連結: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(方儉) http://goo.gl/33kWj

 

到貢寮不用聴海螺了,找支寶特瓶,聽聽它的同伴在核電廠的遭遇就好了。

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 (方儉)


2013年02月26日  蘋果日報專欄



 

希臘哲人說過:「一支蘆葦的聲音,都值得傾聽」。要了解台灣的核電安全,現在應該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,或許可以找到答案。馬英九總統最近對核四作了20字箴言:「謙卑傾聽、詳加研究、廣泛溝通、審慎決定、有效執行」。

 

只要從核電廠工地沒有廁所這件事來看,台灣不可能有核安。20多年前我訪問核一、二、三廠,當時核電廠剛運轉沒有多少年,就陷於隨時跳機之苦,對跳機事件都要進行分析,除了地震、颱風這種不可抗拒的天然力外,最多的就是機組「電路板控制卡片異常」、「過熱」等現象,再分析這些原因,竟有許多「不明原因」是因為「尿酸」造成。
 
為何核電廠的電路板會和尿酸扯到一塊?原來以為是有老鼠作怪,後來工程師偷偷告訴我,是因為在核電廠施工時,工地沒有廁所,所以就地解決,後來尿液轉成尿酸,腐蝕了電路板,造成異常訊號,或是控制失靈。核電廠一跳機,就會停好多天,按台電的說法,核機組停一天就損失一億。 

40年前的環境與生活習慣還是較為「原始」,會發生這種事還算符合國情,我當時還以以前一個標點符號的笑話形容其情況:一個主人苦於牆上常被人小便,故書「行人等不得在此小便」張貼牆上,未料尿尿者與日俱增,因為某好事者加了一個逗點─「行人等不得,在此小便」。 


 

尿液裝瓶竟留牆中
原本現在比較衛生,核四興建不再有「工人等不得在此小便」的故事,近日許多人談到核四安全、工程品質問題,我忽然想到過去這段軼事,就請教一位曾參與核四施工的人員:「核四工地有廁所嗎?」這位仁兄對我苦笑,又傳了一張照片給我,並註明拍攝地點是在核四廠的圍阻體某處的牆上。

我看了立刻了然於胸,這是一張嵌在核四一號機圍阻體牆上的寶特瓶,核四果然比前面的三兄弟進步了,工人會把尿尿在寶特瓶內,「順手」就丟在灌漿中的牆上,就留下了這個核四工程的「歷史見證」,周圍尿漬清晰可見,未來應該可以向聯合國「申遺」,除了寶特瓶和內容物外,還有更多的穢雜物,完整保存,不及備載,不論是申請有形或無形文化資產,都應留下一個紀錄。


相片相片

核四的圍阻體還不只如此,更有任意截斷的九號剪力牆鋼筋(約三公分粗),按原能會的紀錄,曾發現截斷了47根,就在反應爐和燃料池之間的圍阻體剪力牆上。這代表核四廠剪力牆已無完整可能(原能會查到就有47根,應該還有更多),按土木工程規範,應該把剪力牆拆掉重做。

但核四的工程還是「與時俱進」,並未打掉重做,原能會也只開了三級違規,在裁罰後也沒有要求工程安全的驗證與確認。

我相信核能安全在全世界都可以談,唯獨在台灣不可以談,因為根本沒有核安可言。核電發展至今近40年,沒有發生核災,只能說是統計上的小概率事件。馬總統不一定要謙卑的傾聽反核者心聲,也不必花錢找外國人來認證,但一定要聽聽這支寶特瓶的「心聲」。 


作者為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 

車諾比核災
http://e-info.org.tw/taxonomy/term/18973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