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4131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〈廢核救家園〉台北也有輻射污染

 

自由時報專欄

〈廢核救家園〉台北也有輻射污染


文/劉黎兒
 

Q:日本現在因為輻射污染,感覺大家人人自危,但身在台北的我們似乎對輻射劑量沒有什麼感覺?
 

A:我在12月10日出席一項台大社會學系系館4樓的研討會,有位出席者把輻射劑量器soeks放在桌上,結果出現0.2微西弗/小時,在場的台灣學者不知道這個數字的意義,卻嚇壞來自日本、法國人士,而該劑量器在戶外下過雨後曾測到0.3微西弗。
 

我也嚇一大跳,0.2微西弗跟在中野區(新宿旁)我家在核災東京遭污染後,最骯髒的玄關一樣高,我家核災後室內則是0.1微西弗,核災前則玄關為0.05微西弗以下,用的也是soeks同型的輻射劑量器。
 

過去我在網上看到今年4月台北有人用蓋革輻射劑量器在信義區101附近檢測輻射值,高達0.15至0.2微西弗,我原本不相信,因為比政府公布的環境值高出數倍;或有人拿著輻射劑量器量到日本,發現松山機場比羽田機場的輻射值還高,我也半信半疑,但在台大親眼看到0.2的數字讓我相信,台北輻射劑量非常高。
 

雖然輻射劑量數值會因檢測儀器而有差異,但同一機器測到相同或相對的高,則無法忽視;我問原能會官員,他們只能給我官方測定的數值,而無法解釋;我認為是核一、核二核電廠老朽,維修困難,易有輻射物質外洩。
 

另一個原因是台電現在對中低階核廢料以燒卻方式削減容積,雖迫不得已,但台電燒的桶數驚人,要確保輻射物質不外洩非常困難,需要花費相當高成本來過濾廢氣,三座核電廠裡的減容中心,是否有足夠的防止外洩設備,令人懷疑。
 

「燒卻」是把輻射物質最直接擴散、傳送到人體內的方法,也因此日本才會對「燒」那麼敏感,今年京都的大文字燒祭典,只因要燒幾根災區來的可能超標的松木,就鬧了幾個月,結果還是沒燒,但台電輕易燒中低階核廢料令人渾身戰慄,台北的輻射劑量值那麼高,或許不是偶然。


http://blog.xuite.net/lill88/lill?st=c&w=2708829&p=1
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1/new/dec/28/today-family2.htm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